收起左侧

[胶州事]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第四次增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 0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胶州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用户

x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第四次增補}】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十餘年時期,他們至多僅是一些正在讀小學的八、九歲的里人,有些甚至僅在四、五歲的幼齡階段,而我輩那時,已經是些初中畢業,或已就讀高中的近二十歲的人了!也就是說,當他們在「星初里」的初期,剛剛出生的時候,我輩已經在上小學了,那時,我輩都曾看到過他們在母親的懷裡,受到讚美和逗弄的幕幕情景啊!待到八、九年後的里末期,他們也才上小學中年級,我輩則已快要高中畢業,並準備考大學了!
也就是說,這些年齡小我近一輪(十二歲)的弟妹輩里人,跟我輩必然是有「代溝」的,我輩經歷的,他們沒有,所以,我們於民國三十八年的五月二日,從上海的江灣碼頭,搭乘「天龍號」巨輪,來到高雄港的十三號碼頭的這番不平凡的經歷,他們至多只能是偶而聽聞,或一知半解!再說,我輩見過並熟悉的第一代長輩里人,他們也沒有什麼印象,譬如「星初里」的「星初」,是以當年「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局長江杓先生的字號命名的(杓是星名,北斗七星的柄,指第五到第七顆星),而江杓先生,我輩在就讀小學時,在里的停放交通車處,常瞻仰過他的尊容,他也會對我們這些晚輩,報以眷愛的微笑,但是僅就這些弟妹輩來說,對這些事,卻是完全的陌生!再就「童玩」來說,他們那個時代,已經不再玩「跳房子」和「滾鐵環」了,而您今天,在他們面前,搬弄出這些遊戲,來呼喚!來回憶!這也是白忙一場啊!這個道理,就如同我輩其中的一些人,同樣也會對其父母輩談論日據時期日人的種種暴虐情事,顯示隔閡與冷漠一樣!然而可貴的是,他們雖然在這座「星初里」,最長待十年,最短僅待個一兩年,但是,他們至今仍知道要高舉「星初里大團圓」的布條,又能凝聚起我們這些兄長輩的里人,來定期舉辦「故里人歸」的尋里活動,這就很難得了!因為僅靠這一點星星之火,就能激發並引燃起他們「中華民族大義」的熊熊烈火,靠這些烈火,就又可引燃起他們「我是炎黃子孫、我是中華兒女」的堅強意識,尤進者,更能促其堅持「承先啟後」和「繼往開來」的天職感!拿筆者來說,我就很喜歡跟第一代的父兄輩交往的,他們亦能很自然的悅納我!我常跟隨家父,參加第一代公司退休老同仁的餐宴或喪禮,並邀請一些請更熟悉的長輩,來寒舍和家父相聚聊天一番,這些第一代長輩,也常會對我說:「我高興能見到你!」「你是里中子弟的佼佼者之一啊!」所以,雖然我跟這些長輩,後來並沒有同在公司服務的「同仁」與「同事」關係,但我竟然會有一些與上一代里人長輩合影的珍貴照片啊!這是一件很奇特的「兩代緣」的事蹟啊!蘇軾詩曰:「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誠然,這些弟妹輩的里人,其雖然不知「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其雖然不知「天龍號」,其雖然沒見過「江杓先生」,甚至,其雖然不知「江星初先生,為何被尊稱為『星初里大家長』」,而他們的相聚和團圓,看重的也多半是友誼上的聯繫,較少有對父兄輩歷史承傳的責任感,對這些不足與遺憾,多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雖然他們是「泥上偶然留指爪」,但是,這些飛鴻,可貴在,能「計東西」!既然沒有忘記他們的村里,自然也不會忘記他們父兄那「待到國家一統日,家祭毋忘告父兄」的矢志,以及他們那「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的大陸家鄉啊!此項矢志,又可從他們要我當「尋里嚮導」,得到印證,他們要於離村六十五載後,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家園的位置,我告以:「在遠方那堆樹叢處,就是我們家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小學的位置,我告以:「在遠方那片鐵絲網處,就是我們小學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公共食堂『大飯廳』的位置,我告以:「在眼前這一大方塊面積的枯草處,就是我們昔日『大飯廳』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所住『招待所』的位置,我告以:「緊靠這停放交通車處的馬路東邊,就是昔日江杓先生所住『招待所』的位置!」我並告以昔日「足球場」、「垃圾場」、「村子入口」、「小庫房」、「董記小店」、「打煤球場」,和「蔡姓老農耕地」的位置,他們則顯示出十分的感懷與嘆息矣!當這些「星初里」第一代里人後代的「飛鴻」,要再飛去時,我帶他們唱了一首昔日「星初代用小學」江麗瓊老師教唱的《玉門出塞》的愛國歌曲,這首歌,是北大教授羅家倫寫的,他的原稿,這次我也展示在餐會的會場上!前幾年,位於天涯海角處馬來西亞的一位名陳慕羽的華僑中學倡辦人,在他九十三高齡的祝壽會場上,還能高唱這首歌,當他去世後,全校師生,用齊唱《玉門出塞》的儀式,恭送這位愛國華僑一路好走!
在這一場「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上,筆者提供了「星初里」在開天闢地、披荊斬棘時期的大量歷史文物與圖片,雖然這些已經保存了七十年的資料,對一些迷失在僅求衣食與生計追逐的人來說,只是些無關生活的垃圾!我並製作了一架「星初里」時期的風箏,旁寫:「風箏依舊向半屏山飛,但是放風箏的已經不是我!」「李伯大夢二十年,黃粱一夢三十年,張伯大夢七十年!偉哉!奇哉!」我們在聚餐之前,又恭向「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和諸位過世的父老、師長與學伴,行默哀禮,表示對他們深切和永恆的懷念;至在感言欄上,與會里人,建議高雄市政府,能在「星初里遺址」(今煉油總廠宏南里高爾夫球場)上,立一碑記,於來台七十年,在已演變成寸土寸金的台灣地區,上天仍容許留有這處「星初里遺址」,而至今雄偉矗立於隔鄰的宏南里「活動中心」,正也是一座原名Quon­-sethut)的「星初里」半圓筒狀組合屋式樣的大型建築(當時的設計靈感,可能是取材於正在拆除的「星初里」屋舍),這些徵兆,都可以看出,似有天意要讓「星初里遺址」,永遠不要讓世人忘懷啊!並要請里人能深記「每年的五月四日,是『星初里日』,因為這天是我們的父兄,搭乘『天龍號』,來到高雄港十三號碼頭,然後轉往左營『星初里』的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啊!」
最讓人激動的是,我們看到兩位已快八十歲的里人,他們在這塊已離別六十多年的故里上,拿出他們自製的鐵環來,又重溫起他們在十歲左右,在就讀「星初代用小學」童年時的這種最熱門遊戲啊!(圖為「星初里大團圓」布條、星初里人大團圓、里人觀看筆者提供的圖照、筆者製作的住屋模型、「星初里」的老照片總集、「感言欄」上的里人心聲、隔離兩里,歷經百年風霜的殘牆、風箏的話、里文物展示於地上、里文物展示於窗台、懷念江杓先生、八十歲里人在故里遺址上滾鐵環、尋訪「星初里遺址」里人留下最後鴻爪、《玉門出塞》原稿、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等等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01: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里第一代聚餐起立默哀二.JPG
里第一代聚餐起立默哀一.JPG
里第一代聚餐二.JPG
里第一代聚餐一.JPG

点评

【「星初里」展!(展出了「全齣戲考大王」的七十年前老書!)】在此次的「星初里」展上,展出了一位張姓里親,於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從大陸攜至台灣省的一本名「全齣戲考大王」的七十年前老書!(如圖)這本書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前天 18:44
【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續二)】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近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近十餘年時期,他們至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15 18:38
【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近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近十餘年時期,他們至多僅是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10 22:20
【星初里人願重現該里!】在此次的"星初里人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有"觸景生情"的感言與心聲欄,是要請與會里人,發抒他們的感懷與建議,有里人則建議"請韓國瑜市長在此一星初里遺址上,立一{中華工程公司星初里}碑記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10 20:19
【在"星初里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展出了英國十九世紀文學家哈代寫的"故里人歸"!】圖為在"星初里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展出了英國十九世紀文學家哈代寫的"故里人歸"!(湯瑪斯.哈代 Thomas Hardy 1840~1928)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9 03:15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第四次增補}】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近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近十餘年時期,他們至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7 02:58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圖為筆者親手製作了五個"星初里"里人的"孔賽特Quon-set(hut)"式樣住屋(美軍組合式房屋,半圓筒形營房,亦名Nissen Hut)的模型,在此次"故里人歸"的團聚上,分贈給費心操持會務的綿、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4 02:26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圖為因為空間有限,筆者將七十餘年的鄉里文物,做窗台和地攤式的陳列、擺放與展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3 05:03
【言簡意賅救台灣(一中新憲)】馬英九尊翁遺言"化獨漸統!";家父遺言"打著青天白日旗回去!"家母遺言"要把我的骨骸攜回膠州!"俺的看法,偏向"一中新憲",也就是"在平等、尊嚴的前提下,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2 16:39
圖為展出"星初代用小學"教唱的愛國歌曲{玉門出塞}!【左公柳拂玉門曉!塞上春光好!天山融雪灌田疇!大漠飛砂眩落照!沙中水草堆!好似仙人島!瓜果甜碧玉叢叢!望馬浪群白浪滔滔!想思乘張騫!定遠班超!漢唐先烈經營早!當年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2 02:05
圖為"星初里人大團圓"紅布條!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2 01: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01: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圖為"星初里人大團圓"紅布條!
里星初里大團圓布條取.JPG

点评

圖為一位年近八十的里人,展演兒時在里內的"滾鐵環"熱門童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2 01: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01: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25
圖為"星初里人大團圓"紅布條!

圖為一位年近八十的里人,展演兒時在里內的"滾鐵環"熱門童玩!
里堅滾鐵環四.JPG
里堅滾鐵環三.JPG
里堅滾鐵環二.JPG
里滾鐵環二.JPG
里堅滾鐵環一.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02: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圖為展出"星初代用小學"教唱的愛國歌曲{玉門出塞}!【左公柳拂玉門曉!塞上春光好!天山融雪灌田疇!大漠飛砂眩落照!沙中水草堆!好似仙人島!瓜果甜碧玉叢叢!望馬浪群白浪滔滔!想思乘張騫!定遠班超!漢唐先烈經營早!當年是匈奴右臂!將來更是歐亞孔道!經營趁早!經營趁早!莫讓碧眼兒!射西域一盤雕! 作者:羅家倫】
里羅玉門出塞.JPG

点评

圖為與會里人,觀賞筆者展示的整理、紀錄及收藏七十餘載的"星初里"里史,及"中華[attachimg]1082716[/attachimg]工程公司"的公司史!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2 07: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07: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2:05
圖為展出"星初代用小學"教唱的愛國歌曲{玉門出塞}!【左公柳拂玉門曉!塞上春光好!天山融雪灌田疇!大漠飛砂 ...

圖為與會里人,觀賞筆者展示的整理、紀錄及收藏七十餘載的"星初里"里史,及"中華 里人觀賞圖片找到自己取.JPG 工程公司"的公司史!
里人觀賞圖片取三.JPG
里人看圖片展示取三.JPG
里人看圖片展示取二.JPG
里人觀賞圖片取二.JPG
里人看圖片展示取.JPG
里人觀賞圖片取.JPG
里人觀賞圖片找到自己取二.JPG
里人觀看老照片展示三.JPG
里人看圖片展示取二.JPG
里人觀看老照片展示.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6: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言簡意賅救台灣(一中新憲)】馬英九尊翁遺言"化獨漸統!";家父遺言"打著青天白日旗回去!"家母遺言"要把我的骨骸攜回膠州!"俺的看法,偏向"一中新憲",也就是"在平等、尊嚴的前提下,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揉合成中國,國旗、國歌都改,建立新憲法,可包容一黨獨大政治,中國社會,需要在穩定中求其前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5: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圖為因為空間有限,筆者將七十餘年的鄉里文物,做窗台和地攤式的陳列、擺放與展示!
里文物陳設地面取二.JPG
里文物陳設地面取一.JPG
里文物展示於窗台二.JPG
里文物展示於窗台一.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02:2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圖為筆者親手製作了五個"星初里"里人的"孔賽特Quon-set(hut)"式樣住屋(美軍組合式房屋,半圓筒形營房,亦名Nissen Hut)的模型,在此次"故里人歸"的團聚上,分贈給費心操持會務的綿、莉、心、貞、寶諸位弟妹輩里親!
里模型展示特取四.JPG
里模型展示六.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五.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三.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十二.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十一.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十.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八.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二.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九.JPG
里模型展示特取一.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02: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第四次增補}】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近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近十餘年時期,他們至多僅是一些正在讀小學的八、九歲的里人,有些甚至僅在四、五歲的幼齡階段,而我輩那時,已經是些初中畢業,或已就讀高中的近二十歲的人了!也就是說,當他們在「星初里」的初期,剛剛出生的時候,我輩已經在上小學了,那時,我輩都曾看到過他們在母親的懷裡,受到讚美和逗弄的幕幕情景啊!待到八、九年後的里末期,他們也才上小學中年級,我輩則已快要高中畢業,並準備考大學了!也就是說,這些年齡小我近一輪(十二歲)的弟妹輩里人,跟......【圖為在聚會上,展出"李伯大夢二十年!黃粱一夢三十年!張伯大夢七十年!偉哉!奇哉!"】
里張伯大夢七十年.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3: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在"星初里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展出了英國十九世紀文學家哈代寫的"故里人歸"!】圖為在"星初里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展出了英國十九世紀文學家哈代寫的"故里人歸"!(湯瑪斯.哈代 Thomas Hardy 1840~1928)
里人故里人歸名著.JPG

点评

【星初里人願重現該里!】在此次的"星初里人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有"觸景生情"的感言與心聲欄,是要請與會里人,發抒他們的感懷與建議,有里人則建議"請韓國瑜市長在此一星初里遺址上,立一{中華工程公司星初里}碑記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10 20: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20: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9 03:15
【在"星初里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展出了英國十九世紀文學家哈代寫的"故里人歸"!】圖為在"星初里大團圓" ...

【星初里人願重現該里!】在此次的"星初里人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有"觸景生情"的感言與心聲欄,是要請與會里人,發抒他們的感懷與建議,有里人則建議"請韓國瑜市長在此一星初里遺址上,立一{中華工程公司星初里}碑記",最好是"能在遺址上,重現一處江南二、三層小樓房,別墅式的新星初里"!不知何年何日,哪個大有為政府,能幫助實現這個屬於"中國夢"一部分的"村里夢"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20: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星初里人願重現該里!】在此次的"星初里人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有"觸景生情"的感言與心聲欄,是要請與會里人,發抒他們的感懷與建議,有里人則建議"請韓國瑜市長在此一星初里遺址上,立一{中華工程公司星初里}碑記",最好是"能在遺址上,重現一處江南二、三層小樓房,別墅式的新星初里"!不知何年何日,哪個大有為政府,能幫助實現這個屬於"中國夢"一部分的"村里夢"啊!
里人留言再建我里.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22: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近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近十餘年時期,他們至多僅是一些正在讀小學的八、九歲的里人,有些甚至僅在四、五歲的幼齡階段,而我輩那時,已經是些初中畢業,或已就讀高中的近二十歲的人了!也就是說,當他們在「星初里」的初期,剛剛出生的時候,我輩已經在上小學了,那時,我輩都曾看到過他們在母親的懷裡,受到讚美和逗弄的幕幕情景啊!待到八、九年後的里末期,他們也才上小學中年級,我輩則已快要高中畢業,並準備考大學了!
也就是說,這些年齡小我近一輪(十二歲)的弟妹輩里人,跟我輩必然是有「代溝」的,我輩經歷的,他們沒有,所以,我們於民國三十八年的五月二日,從上海的江灣碼頭,搭乘「天龍號」巨輪,來到高雄港的十三號碼頭的這番不平凡的經歷,他們至多只能是偶而聽聞,或一知半解!再說,我輩見過並熟悉的第一代長輩里人,他們也沒有什麼印象,譬如「星初里」的「星初」,是以當年「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局長江杓先生的字號命名的(杓是星名,北斗七星的柄,指第五到第七顆星),而江杓先生,我輩在就讀小學時,在里的停放交通車處,常瞻仰過他的尊容,他也會對我們這些晚輩,報以眷愛的微笑,但是僅就這些弟妹輩來說,對這些事,卻是完全的陌生!再就「童玩」來說,他們那個時代,已經不再玩「跳房子」和「滾鐵環」了,而您今天,在他們面前,搬弄出這些遊戲,來呼喚!來回憶!這也是白忙一場啊!這個道理,就如同我輩其中的一些人,同樣也會對其父母輩談論日據時期日人的種種暴虐情事,顯示隔閡與冷漠一樣!然而可貴的是,他們雖然在這座「星初里」,最長待十年,最短僅待個一兩年,但是,他們至今仍知道要高舉「星初里大團圓」的布條,又能凝聚起我們這些兄長輩的里人,來定期舉辦「故里人歸」的尋里活動,這就很難得了!因為僅靠這一點星星之火,就能激發並引燃起他們「中華民族大義」的熊熊烈火,靠這些烈火,就又可引燃起他們「我是炎黃子孫、我是中華兒女」的堅強意識,尤進者,更能促其堅持「承先啟後」和「繼往開來」的天職感!拿筆者來說,我就很喜歡跟第一代的父兄輩交往的,他們亦能很自然的悅納我!我常跟隨家父,參加第一代公司退休老同仁的餐宴或喪禮,並邀請一些請更熟悉的長輩,來寒舍和家父相聚聊天一番,這些第一代長輩,也常會對我說:「我高興能見到你!」「你是里中子弟的佼佼者之一啊!」所以,雖然我跟這些長輩,後來並沒有同在公司服務的「同仁」與「同事」關係,但我竟然會有一些與上一代里人長輩合影的珍貴照片啊!這是一件很奇特的「兩代緣」的事蹟啊!蘇軾詩曰:「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誠然,這些弟妹輩的里人,其雖然不知「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其雖然不知「天龍號」,其雖然沒見過「江杓先生」,甚至,其雖然不知「江星初先生,為何被尊稱為『星初里大家長』」,而他們的相聚和團圓,看重的也多半是友誼上的聯繫,較少有對父兄輩歷史承傳的責任感,對這些不足與遺憾,多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雖然他們是「泥上偶然留指爪」,但是,這些飛鴻,可貴在,能「計東西」!既然沒有忘記他們的村里,自然也不會忘記他們父兄那「待到國家一統日,家祭毋忘告父兄」的矢志,以及他們那「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的大陸家鄉啊!此項矢志,又可從他們要我當「尋里嚮導」,得到印證,他們要於離村六十五載後,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家園的位置,我告以:「在遠方那堆樹叢處,就是我們家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小學的位置,我告以:「在遠方那片鐵絲網處,就是我們小學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公共食堂『大飯廳』的位置,我告以:「在眼前這一大方塊面積的枯草處,就是我們昔日『大飯廳』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所住『招待所』的位置,我告以:「緊靠這停放交通車處的馬路東邊,就是昔日江杓先生所住『招待所』的位置!」我並告以昔日「足球場」、「垃圾場」、「村子入口」、「小庫房」、「董記小店」、「打煤球場」,和「蔡姓老農耕地」的位置,他們則顯示出十分的感懷與嘆息矣! 當這些「星初里」第一代里人後代的「飛鴻」,要再飛去時,我帶他們唱了一首昔日「星初代用小學」江麗瓊老師教唱的《玉門出塞》的愛國歌曲,這首歌,是北大教授羅家倫寫的,他的原稿,這次我也展示在餐會的會場上!前幾年,位於天涯海角處馬來西亞的一位名陳慕羽的華僑中學倡辦人,在他九十三高齡的祝壽會場上,還能高唱這首歌,當他去世後,全校師生,用齊唱《玉門出塞》的儀式,恭送這位愛國華僑一路好走!
在這一場「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上,筆者提供了「星初里」在開天闢地、披荊斬棘時期的大量歷史文物與圖片,雖然這些已經保存了七十年的資料,對一些迷失在僅求衣食與生計追逐的人來說,只是些無關生活的垃圾!我並製作了一架「星初里」時期的風箏,旁寫:「風箏依舊向半屏山飛,但是放風箏的已經不是我!」「李伯大夢二十年,黃粱一夢三十年,張伯大夢七十年!偉哉!奇哉!」我們在聚餐之前,又恭向「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和諸位過世的父老、師長與學伴,行默哀禮,表示對他們深切和永恆的懷念;至在感言欄上,與會里人,建議高雄市政府,能在「星初里遺址」(今煉油總廠宏南里高爾夫球場)上,立一碑記,於來台七十年,在已演變成寸土寸金的台灣地區,上天仍容許留有這處「星初里遺址」,而至今雄偉矗立於隔鄰的宏南里「活動中心」,正也是一座原名Quon­-set(hut)的「星初里」半圓筒狀組合屋式樣的大型建築(當時的設計靈感,可能是取材於正在拆除的「星初里」屋舍),這些徵兆,都可以看出,似有天意要讓「星初里遺址」,永遠不要讓世人忘懷啊!並要請里人能深記「每年的五月四日,是『星初里日』,因為這天是我們的父兄,搭乘『天龍號』,來到高雄港十三號碼頭,然後轉往左營『星初里』的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啊!」
最讓人激動的是,我們看到兩位已快八十歲的里人,他們在這塊已離別六十多年的故里上,拿出他們自製的鐵環來,又重溫起他們在十歲左右,在就讀「星初代用小學」童年時的這種最熱門遊戲啊!(會場有「星初里大團圓」布條、星初里人大團圓鏡頭、里人觀看筆者提供的圖照、筆者製作的住屋模型、「星初里」的老照片總集、「感言欄」上的里人心聲、隔離兩里,歷經百年風霜的殘牆、風箏的話、里文物展示於地上、里文物展示於窗台、懷念江杓先生、八十歲里人在故里遺址上滾鐵環、尋訪「星初里遺址」里人留下最後鴻爪、《玉門出塞》原稿、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等等等等!圖為尋里里人,在筆者的引領和解說下,東尋西覓,東張西望地,找尋和丈量我們昔日的家園、大飯廳《公共食堂》、福利社、星初代用小學、小庫房、變電所、董家小店、陳家菜攤、停車場、大門崗哨、防空壕、招待所、足球場、圍牆、碉堡、垃圾堆,和蔡姓老圃耕地等處的位置!但願,這不是在「星初里遺址」上,里人落下的最後一遍鴻爪!也深信一日,定會有一個大有為政府,幫助我里人,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圖片請見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8: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續二)】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要小近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近十餘年時期,他們至多僅是一些正在讀小學的八、九歲的里人,有些甚至僅在四、五歲的幼齡階段,而我輩那時,已經是些初中畢業,或已就讀高中的近二十歲的人了!也就是說,當他們在「星初里」的初期,剛剛出生的時候,我輩已經在上小學了,那時,我輩都曾看到過他們在母親的懷裡,受到讚美和逗弄的幕幕情景啊!待到八、九年後的里末期,他們也才上小學中年級,我輩則已快要高中畢業,並準備考大學了!
也就是說,這些年齡小我近一輪(十二歲)的弟妹輩里人,跟我輩必然是有「代溝」的,我輩經歷的,他們沒有,所以,我們於民國三十八年的五月二日,從上海的江灣碼頭,搭乘「天龍號」巨輪,來到高雄港的十三號碼頭的這番不平凡的經歷,他們至多只能是偶而聽聞,或一知半解!再說,我輩見過並熟悉的第一代長輩里人,他們也沒有什麼印象,譬如「星初里」的「星初」,是以當年「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局長江杓先生的字號命名的(杓是星名,北斗七星的柄,指第五到第七顆星),而江杓先生,我輩在就讀小學時,在里的停放交通車處,常瞻仰過他的尊容,他也會對我們這些晚輩,報以眷愛的微笑,但是僅就這些弟妹輩來說,對這些事,卻是完全的陌生!再就「童玩」來說,他們那個時代,已經不再玩「跳房子」和「滾鐵環」了,而您今天,在他們面前,搬弄出這些遊戲,來呼喚!來回憶!這也是白忙一場啊!這個道理,就如同我輩其中的一些人,同樣也會對其父母輩談論日據時期日人的種種暴虐情事,顯示隔閡與冷漠一樣!然而可貴的是,他們雖然在這座「星初里」,最長待十年,最短僅待個一兩年,但是,他們至今仍知道要高舉「星初里大團圓」的布條,又能凝聚起我們這些兄長輩的里人,來定期舉辦「故里人歸」的尋里活動,這就很難得了!因為僅靠這一點星星之火,就能激發並引燃起他們「中華民族大義」的熊熊烈火,靠這些烈火,就又可引燃起他們「我是炎黃子孫、我是中華兒女」的堅強意識,尤進者,更能促其堅持「承先啟後」和「繼往開來」的天職感!拿筆者來說,我就很喜歡跟第一代的父兄輩交往的,他們亦能很自然的悅納我!我常跟隨家父,參加第一代公司退休老同仁的餐宴或喪禮,並邀請一些請更熟悉的長輩,來寒舍和家父相聚聊天一番,這些第一代長輩,也常會對我說:「我高興能見到你!」「你是里中子弟的佼佼者之一啊!」所以,雖然我跟這些長輩,後來並沒有同在公司服務的「同仁」與「同事」關係,但我竟然會有一些與上一代里人長輩合影的珍貴照片啊!這是一件很奇特的「兩代緣」的事蹟啊!蘇軾詩曰:「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誠然,這些弟妹輩的里人,其雖然不知「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其雖然不知「天龍號」,其雖然沒見過「江杓先生」,甚至,其雖然不知「江星初先生,為何被尊稱為『星初里大家長』」,而他們的相聚和團圓,看重的也多半是友誼上的聯繫,較少有對父兄輩歷史承傳的責任感,對這些不足與遺憾,多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雖然他們是「泥上偶然留指爪」,但是,這些飛鴻,可貴在,能「計東西」!既然沒有忘記他們的村里,自然也不會忘記他們父兄那「待到國家一統日,家祭毋忘告父兄」的矢志,以及他們那「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的大陸家鄉啊!此項矢志,又可從他們要我當「尋里嚮導」,得到印證,他們要於離村六十五載後,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家園的位置,我告以:「在遠方那堆樹叢處,就是我們家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小學的位置,我告以:「在遠方那片鐵絲網處,就是我們小學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公共食堂『大飯廳』的位置,我告以:「在眼前這一大方塊面積的枯草處,就是我們昔日『大飯廳』的位置!」再要回來找尋他們昔日『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所住『招待所』的位置,我告以:「緊靠這停放交通車處的馬路東邊,就是昔日江杓先生所住『招待所』的位置!」我並告以昔日「足球場」、「垃圾場」、「村子入口」、「小庫房」、「董記小店」、「打煤球場」,和「蔡姓老農耕地」的位置,他們則顯示出十分的感懷與嘆息矣!星初里人的全體心聲示願重現該里!在此次的"星初里人大團圓"聚會的展示上,有"讓我觸景生情"的感言與心聲欄,是要請與會里人,發抒他們的感懷與建議,有里人則建議"請韓國瑜市長在此一星初里遺址上,立一中華工程公司星初里」紀念碑記",最好是"能在遺址上,重現一處江南二、三層小樓房,別墅式的新星初里!不知何年何日,哪個大有為政府,能幫助實現這個屬於中國夢一部分的村里夢! 在當這些「星初里」第一代里人後代的「飛鴻」,要再飛去時,我帶他們唱了一首昔日「星初代用小學」江麗瓊老師教唱的《玉門出塞》的愛國歌曲,這首歌,是北大教授羅家倫寫的,他的原稿,這次我也展示在餐會的會場上!前幾年,位於天涯海角處馬來西亞的一位名陳慕羽的華僑中學倡辦人,在他九十三高齡的祝壽會場上,還能高唱這首歌,當他去世後,全校師生,用齊唱《玉門出塞》的儀式,恭送這位愛國華僑一路好走!
在這一場「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上,筆者提供了「星初里」在開天闢地、披荊斬棘時期的大量歷史文物與圖片,雖然這些已經保存了七十年的資料,對一些迷失在僅求衣食與生計追逐的人來說,只是些無關生活的垃圾!我並製作了一架「星初里」時期的風箏,旁寫:「風箏依舊向半屏山飛,但是放風箏的已經不是我!」「李伯大夢二十年,黃粱一夢三十年,張伯大夢七十年!偉哉!奇哉!」我們在聚餐之前,又恭向「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和諸位過世的父老、師長與學伴,行默哀禮,表示對他們深切和永恆的懷念;至在感言欄上,與會里人,建議高雄市政府,能在「星初里遺址」(今煉油總廠宏南里高爾夫球場)上,立一碑記,於來台七十年,在已演變成寸土寸金的台灣地區,上天仍容許留有這處「星初里遺址」,而至今雄偉矗立於隔鄰的宏南里「活動中心」,正也是一座原名Quon­-sethut)的「星初里」半圓筒狀組合屋式樣的大型建築(當時的設計靈感,可能是取材於正在拆除的「星初里」屋舍),這些徵兆,都可以看出,似有天意要讓「星初里遺址」,永遠不要讓世人忘懷啊!並要請里人能深記「每年的五月四日,是『星初里日』,因為這天是我們的父兄,搭乘『天龍號』,來到高雄港十三號碼頭,然後轉往左營『星初里』的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啊!」                                                 最讓人激動的是,我們看到兩位已快八十歲的里人,他們在這塊已離別六十多年的故里上,拿出他們自製的鐵環來,又重溫起他們在十歲左右,在就讀「星初代用小學」童年時的這種最熱門遊戲啊!會場有「星初里大團圓」布條、星初里人大團圓鏡頭、里人觀看筆者提供的圖照、筆者製作的住屋模型、「星初里」的老照片總集、「感言欄」上的里人心聲、隔離兩里,歷經百年風霜的殘牆、風箏的話、里文物展示於地上、里文物展示於窗台、懷念江杓先生、八十歲里人在故里遺址上滾鐵環、尋訪「星初里遺址」里人留下最後鴻爪、《玉門出塞》原稿、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等等等等!當里人看完「星初里文物展示」和聚餐完畢後,尋里里人,就在筆者的引領和解說下,東尋西覓,東張西望地,找尋和丈量我們昔日的家園、大飯廳《公共食堂》、福利社、星初代用小學、小庫房、變電所、董家小店、陳家菜攤、停車場、大門崗哨、防空壕、招待所、足球場、圍牆、碉堡、垃圾堆,和蔡姓老圃耕地等處的位置!但願,這不是在「星初里遺址」上,里人落下的最後一遍鴻爪!也深信一日,定會有一個大有為政府,幫助我里人,再造「星初里」!實現「中國夢」!圖為展示的七十年前「星初小學」的國語參考書「我們還該認識的這個人《痲臉明太祖》」,台灣在「綠色暴政」的「去中國化」倒行逆施的長期宰制下,「中國語文和史地」已被藏到天涯海角處的「東亞史」部分,小撮妄自尊大之徒,說是要「放大台灣,縮小中國」,如坐視不救,任其倒行逆施,則以後台灣省的新生代,不但不會認識這位「痲臉明太祖」,連孔 子、孟 子、李 白、華 陀、管 仲、岳 飛、文天祥、漢武帝、張 騫、班 超、拔 都、鄭 和、張 良、左宗棠、寇 準、蘇 武、諸葛亮、張 巡、袁崇煥、陳文龍、黃淳耀、張煌言、左懋第、謝 安、李 綱、宗 澤、左寶貴、馬 援、勾 踐、祖 逖、毛 遂、譚 綸、晏 嬰、絃 高、田 橫、葛嫩娘、孫中山、謝晉元、高志航、荀 灌、楊繼盛,等等等等的這些中華民族英雄偉人,都會逐漸地完全不知不解,其更遑論「中國地理」部分了,這已經是在現今的台灣發生的事了,一回一位老師要和學生講一點他去過江西南昌的事,學生竟問:「老師!南昌在台灣的哪裡啊?」事情真很緊急了,有為者,不能不起來力挽狂瀾了!   (圖片請看續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張大智 发表于 2019-3-2 01:19
圖為"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

【「星初里」展!(展出了「全齣戲考大王」的七十年前老書!)】在此次的「星初里」展上,展出了一位張姓里親,於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從大陸攜至台灣省的一本名「全齣戲考大王」的七十年前老書!(如圖)這本書的歷史價值和古董地位,也和這本同時展出的,距今已兩百四十四年,比美國的歷史還久的《繪圖雪月梅奇緣》的古本書不遑多讓、旗鼓相當矣!它的目次有《四郎探母》、《捉放曹》、《打漁殺家》、《甘露寺》、《蘇三起解》、《三堂會審》、《玉堂春團圓》、《投軍別窯》、《武家坡》、《大登殿》、《打鼓罵曹》、《定軍山》、《法門寺》、《借東風》、《珠簾寨》、《李陵碑》、《二進宮》、《六月雪》、《賀后罵殿》、《蕭何月下追韓信》、《宇宙鋒》、《虹霓關》、《斬經堂》、《梅龍鎮》、《貴妃醉酒》等等!(圖片請看該欄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