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胶州事]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6 16: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胶州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用户

x
【「星初里遺址」上的最後鴻爪!】民國一0八年(二0一九)的二月十六日,比我年歲小一輪(十二歲)的一夥弟妹輩里人,舉辦了一場名「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在居住「星初里」的十年時期,他們至多僅是一些正在讀小學的八、九歲的里人,有些甚至僅在四、五歲的幼齡階段,而我輩那時,已經是些初中畢業,或已就讀高中的近二十歲的人了!也就是說,當他們在「星初里」的初期剛剛出生的時候,我輩已經在上小學了,那時,我輩都曾看到過他們在母親的懷裡,受到讚美和逗弄的幕幕情景啊!待到八、九年後的里末期,他們也才上小學中年級,我輩則已快要高中畢業,並準備考大學了!
也就是說,這些年齡小一輪(十二歲)的弟妹輩里人,跟我輩必然是有「代溝」的,我輩經歷的,他們沒有,所以,我們於民國三十八年的五月二日,從上海的江灣碼頭,搭乘「天龍號」巨輪,來到高雄港的十三號碼頭的這番不平凡的經歷,他們至多只能是偶而聽聞或一知半解!再說,我輩見過並熟悉的第一代長輩里人,他們也沒有什麼印象,譬如「星初里」的「星初」,是以當年「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局長江杓先生的字號命名的(杓是星名,北斗七星的柄,指第五到第七顆星),而江杓先生,我輩在就讀小學時在里的停放交通車處常瞻仰過他的尊容,他也會對我們這些晚輩報以眷愛的微笑但是僅就這些弟妹輩來說,對這些事卻是完全的陌生!再就「童玩」來說,他們那個時代,已經不再玩「跳房子」和「滾鐵環」了,而您今天,在他們面前,搬弄出這些遊戲,來呼喚!來回憶!這也是白忙一場啊!這個道理,就如同我輩其中的一些人,同樣也會對其父母輩談論日據時期日人的種種暴虐情事,顯示隔閡與冷漠一樣!然而可貴的是,他們雖然在這座「星初里」,最長待十年,最短僅待個一兩年,但是,他們至今仍知道要高舉「星初里大團圓」的布條,又能凝聚起我們這些兄長輩的里人,來定期舉辦「故里人歸」的尋里活動,這就很難得了!因為僅靠這一點星星之火,就能激發並引燃起他們「中華民族大義」的熊熊烈火,靠這些烈火,就又可引燃起他們「我是炎黃子孫、我是中華兒女」的堅強意識,尤進者,更能促其堅持「承先啟後」和「繼往開來」的天職感!拿筆者來說,我就很喜歡跟第一代的父兄輩交往的,他們亦能很自然的悅納我!我常跟隨家父,參加第一代公司退休老同仁的餐宴或喪禮,並邀請一些請更熟悉的長輩,來寒舍和家父相聚聊天一番,這些第一代長輩也常會對我說:「我高興能見到你!」「你是里中子弟的佼佼者之一啊!」所以,雖然我跟這些長輩後來並沒有同在公司服務的「同仁」與「同事」關係,但我竟然會有一些與上一代里人長輩合影的珍貴照片啊!這是一件很奇特的「兩代緣」的事蹟啊!蘇軾詩曰:「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誠然,這些弟妹輩的里人,其雖然不知「行政院物資供應局」,其雖然不知「天龍號」,其雖然沒見過「江杓先生」,甚至,其雖然不知「江星初先生,為何被尊稱為『星初里大家長』」,而他們的相聚和團圓,看重的也多半是友誼上的聯繫,較少有對父兄輩歷史承傳的責任感,對這些不足與遺憾,多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雖然他們是「泥上偶然留指爪」,但是,這些飛鴻,可貴在,能「計東西」!既然沒有忘記他們的村里,自然也不會忘記他們父兄那「待到國家一統日,家祭毋忘告父兄」的矢志,以及他們那「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的大陸家鄉啊!
在這一場「星初里大團圓」的活動上,筆者提供了「星初里」在開天闢地、披荊斬棘時期的大量歷史文物與圖片雖然這些已經保存了七十年的資料對一些迷失在僅求衣食與生計追逐的人來說,只是些無關生活的垃圾我並製作了一架「星初里」時期的風箏,旁寫:「風箏依舊向半屏山飛,但是放風箏的已經不是我!」「李伯大夢二十年,黃粱一夢三十年,張伯大夢七十年!偉哉!奇哉!」我們在聚餐之前,又恭向「星初里」大家長江杓先生,和諸位過世的父老、師長與學伴,行默哀禮,表示對他們深切和永恆的懷念;至在感言欄上,與會里人,建議高雄市政府,能在「星初里遺址」(今煉油總廠宏南里高爾夫球場)上,立一碑記於來台七十年,在已演變成寸土寸金的台灣地區,上天仍容許留有這處「星初里遺址」,而至今雄偉矗立於隔鄰的宏南里「活動中心」,正也是一座原名Quon­-set(hut)的「星初里」半圓筒狀組合屋式樣的大型建築(當時的設計靈感,可能是取材於正在拆除的「星初里」屋舍),這些徵兆,都可以看出,似有天意要讓「星初里遺址」,永遠不要讓世人忘懷啊!並要請里人能深記「每年的五月四日,是『星初里日』,因為這天是我們的父兄,搭乘『天龍號』,來到高雄港十三號碼頭,然後轉往左營『星初里』的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啊!」
最讓人激動的是,我們看到兩位已快八十歲的里人,他們在這塊已離別六十多年的故里上,拿出他們自製的鐵環來,又重溫起他們在十歲左右,在就讀「星初代用小學」童年時的這種最熱門遊戲啊!(圖為「星初里大團圓」布條、星初里人大團圓、里人觀看筆者提供的圖照、筆者製作的住屋模型、「星初里」的老照片總集、「感言欄上的里人心聲、隔離兩里歷經百年風霜的殘牆風箏的話里文物展示於地上、里文物展示於窗台、懷念江杓先生、八十歲里人在故里遺址上滾鐵環、尋訪「星初里遺址」里人留下最後鴻爪、第一代里人,於聚餐前,對辭世里人,行默哀禮,深表思念之情!等等等等!)【待傳!】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