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教育] 俺又听到了「猫索食」、「公鸡啼」和「母鸡叫」的声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4 06: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胶州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用户

x
■■﹝湘鄂行記事--- 俺又聽到了「貓索食」、「公雞啼」和「母雞叫」的聲音﹗﹞這已經是整整六十五年前的記憶了,這就是在居住「星初里」眷村的十年時期,當時家家戶戶養雞、養鴨、養貓、養狗,真可謂是「黃髮垂髫」、「雞犬相聞」好不快樂啊﹗但自村子解散後,里人都勞燕分飛地,住在東西南北、四面八方的都市裡,至今可說已經整整六十五年,沒有好好地聽過「貓向主人索食的喵喵聲」、「公雞於清晨不時高聲啼鳴的喔喔聲」和「母雞於生蛋後大聲向主人報知的咯咯聲」了﹗除此之外,俺還在某村的一隅,看到另一個「星初里」眷村的美麗符號,這就是這一隻黑彩亮麗的「翻毛雞」,祂在我面前,一直啄食表演,好像是「星初里」眷村的土地公婆遣派來的一隻「神雞」啊﹗

走筆至此,本想結束此題報導,然當一出門戶,又見到一隻黃色雄雞,當牠聽聞到遠處有鴨鵝在驚叫時,牠竟然瘋也似地,風馳電掣地並驚叫地迎聲而去,其顯然的意思,就是「這是大爺的地盤﹗怎麼能不及時馳援地來管一管呢﹖」聽其主人說,他養的這隻雄雞,和別家養的一隻黑的,經常為爭風吃醋,打的是雞冠殘破而又流血不止啊﹗而雞這禽類,是「刻了瘡疤忘了疼」﹝膠州話﹕不記取教訓﹞呀﹗牠們不知道誰輸誰贏,反正就是「參不見商,商不見參」﹝膠州話﹕見面就要打﹞啊﹗

而這個「雄雞展威風」的畫面,當然更是一個「星初里」眷村的彩色符號了,此一畫面,更讓俺隨之浮現即鉤勒村子一幅又一幅的新回憶啊!牠也是「星初里」眷村的土地公婆所遣派來的啊﹗

﹝湘鄂行记事--- 俺又听到了猫索食」、「公鸡啼母鸡叫的声音﹗﹞这已经是整整六十五年前的记忆了,这就是在居住星初里眷村的十年时期,当时家家户户养鸡养鸭养猫养狗,真可谓是黄发垂髫」、「鸡犬相闻好不快乐啊﹗但自村子解散后,里人都劳燕分飞地,住在东西南北四面八方的都市里,至今可说已经整整六十五年,没有好好地听过猫向主人索食的喵喵声」、「公鸡于清晨不时高声啼鸣的喔喔声母鸡于生蛋后大声向主人报知的咯咯声了﹗除此之外,俺还在某村的一隅,看到另一个星初里眷村的美丽符号,这就是这一只黑彩亮丽的翻毛鸡,祂在我面前,一直啄食表演,好像是星初里眷村的土地公婆遣派来的一只神鸡啊﹗

走笔至此,本想结束此题报导,然当一出门户,又见到一只黄色雄鸡,当牠听闻到远处有鸭鹅在惊叫时,牠竟然疯也似地,风驰电掣地并惊叫地迎声而去,其显然的意思,就是这是大爷的地盘﹗怎么能不及时驰援地来管一管呢﹖听其主人说,他养的这只雄鸡,和别家养的一只黑的,经常为争风吃醋,打的是鸡冠残破而又流血不止啊﹗而鸡这禽类,是刻了疮疤忘了疼﹝胶州话﹕不记取教训﹞呀﹗牠们不知道谁输谁赢,反正就是参不见商,商不见参﹝胶州话﹕见面就要打﹞啊﹗

而这个雄鸡展威风的画面,当然更是一个星初里眷村的彩色符号了,此一画面,更让俺随之浮现即钩勒村子一幅又一幅的新回忆啊!牠也是星初里眷村的土地公婆所遣派来的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