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胶州人] 十九大」的啟示與猛省 --- 莫讓「能工巧匠」,轉職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19: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胶州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用户

x

■■﹝「十九大」的啟示與猛省 --- 莫讓「能工巧匠」,轉職於全棄所學的行業!﹞隨著新科技的日新月異,機器甚至已完全取代了人工,致使昔日的石匠、鐵匠、木匠、茅匠、瓦匠、窯匠等等百工技藝之人,深陷失去工作的危機!以師徒傳授的「土蓋房師傅﹝泥瓦匠﹞」言,如今只能在鄉僻地區,撿拾些傾圮房屋重建的「禿鷹食殘肉」機會﹔再以學用鉋子、鑽子、鑿子,並用卯榫結合木器的昔日木工,如今在全面性預鑄木器的威脅下,幾已全無英雄用武之地矣!筆者在此次半載的湘鄂行,親眼目睹一些昔為鐵匠、木匠、茅匠、瓦匠、窯匠的親人,如今都失去了工作而閒賦在家矣!其中最讓我傷心流淚的,是一位年僅四、五十歲的壯年木工親人,他昔日在湘鄂地區的鄉間,為新建農家民居的木質門窗,出過多少心力,流過多少血汗,但是到如今,一個白皙矍鑠的「精工木匠」的能工巧匠,竟然跑到飯店當洗盤子的了!

筆者的意思是說,社會不能太過遺忘這些身懷往昔各行技術的「能工巧匠」,其一者,至少該創造各種的培訓機會,讓他們能連接上與其所學相關的新的科技發展﹔其二者,也可把他們的「工夫」與「絕活」,存留在國家或地方的文史館或博物館裡,並敦請他們做示範和解說員﹔其三者,也是最好的辦法,是給他們以「藝術」深造的機會,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木匠,轉升為「木雕家」﹔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鐵匠,轉升為「鐵塑家」﹔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的石匠,轉升為「石雕家」﹔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的茅、瓦、泥匠,轉升為能建起更為宏偉和更具氣勢的「建築家」﹔等等等等,雖然這種涉及哲理、藝術、科技與審美的博雅與通識的薰陶教育,絕非一蹴可及,和一朝一夕之功,然而,能一代人接續一代人,這麼朝正確道路走下去,相信在兩三百年之後,我中國社會,已不只是只能步入小康社會境地,還能發展成真正的「男有分,女有歸」、「力出於身,而不盡為了一己﹔貨出於地,而不盡藏於一己」的「各適其所」的「大同理想」社會,而同時,這也是「中國夢」的真正落實啊﹗


■■十九大的启示与猛省﹞ --- 莫让能工巧匠,转职于全弃所学行业!﹞随着新科技的日新月异,机器甚至已完全取代了人工,致使昔日的石匠铁匠木匠茅匠瓦匠窑匠等等百工技艺之人,深陷失去工作的危机!以师徒传授的土盖房师傅﹝泥瓦匠﹞言,如今只能在乡僻地区,捡拾些倾圮房屋重建的秃鹰食残肉机会﹔再以学用刨子钻子凿子,并用卯榫结合木器的昔日木工,如今在全面性预铸木器的威胁下,几已全无英雄用武之地矣!笔者在此次半载的湘鄂行,亲眼目睹一些昔为铁匠木匠茅匠瓦匠窑匠的亲人,如今都失去了工作而闲赋在家矣!其中最让我伤心流泪的,是一位年仅四五十岁的壮年木工亲人,他昔日在湘鄂地区的乡间,为新建农家民居的木质门窗,出过多少心力,流过多少血汗,但是到如今,一个白皙矍铄的精工木匠的能工巧匠,竟然跑到饭店当洗盘子的了!

笔者的意思是说,社会不能太过遗忘这些身怀往昔各行技术的能工巧匠,其一者,至少该创造各种的培训机会,让他们能连接上与其所学相关的新的科技发展﹔其二者,也可把他们的工夫绝活,存留在国家或地方的文史馆或博物馆里,并敦请他们做示范和解说员﹔其三者,也是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们以艺术深造的机会,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木匠,转升为木雕家﹔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铁匠,转升为铁塑家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石匠,转升为石雕家﹔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的茅泥匠,转升为能建起更为宏伟和更具气势的建筑家﹔等等等等,虽然这种涉及哲理艺术科技与审美的博雅与通识的熏陶教育,绝非一蹴可及,和一朝一夕之功,然而,能一代人接续一代人,这么朝正确道路走下去,相信在两三百年之后,我中国社会,已不只是只能步入小康社会境地,还能发展成真正的男有分,女有归」、「力出於身,而不盡為了一己﹔貨出於地,而不盡藏於一己」各适其所大同理想社会,而同时,这也是中国梦的真正落实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19: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大」的啟示與猛省 --- 莫讓「能工巧匠」,轉職於全棄所學的行業!﹞隨著新科技的日新月異,機器甚至已完全取代了人工,致使昔日的石匠、鐵匠、木匠、茅匠、瓦匠、窯匠等等百工技藝之人,深陷失去工作的危機!以師徒傳授的「土蓋房師傅﹝泥瓦匠﹞」言,如今只能在鄉僻地區,撿拾些傾圮房屋重建的「禿鷹食殘肉」機會﹔再以學用鉋子、鑽子、鑿子,並用卯榫結合木器的昔日木工,如今在全面性預鑄木器的威脅下,幾已全無英雄用武之地矣!筆者在此次半載的湘鄂行,親眼目睹一些昔為鐵匠、木匠、茅匠、瓦匠、窯匠的親人,如今都失去了工作而閒賦在家矣!其中最讓我傷心流淚的,是一位年僅四、五十歲的壯年木工親人,他昔日在湘鄂地區的鄉間,為新建農家民居的木質門窗,出過多少心力,流過多少血汗,但是到如今,一個白皙矍鑠的「精工木匠」的能工巧匠,竟然跑到飯店當洗盤子的了!

筆者的意思是說,社會不能太過遺忘這些身懷往昔各行技術的「能工巧匠」,其一者,至少該創造各種的培訓機會,讓他們能連接上與其所學相關的新的科技發展﹔其二者,也可把他們的「工夫」與「絕活」,存留在國家或地方的文史館或博物館裡,並敦請他們做示範和解說員﹔其三者,也是最好的辦法,是給他們以「藝術」深造的機會,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木匠,轉升為「木雕家」﹔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鐵匠,轉升為「鐵塑家」﹔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的石匠,轉升為「石雕家」﹔讓他們能由一個普通的茅、瓦、泥匠,轉升為能建起更為宏偉和更具氣勢的「建築家」﹔等等等等,雖然這種涉及哲理、藝術、科技與審美的博雅與通識的薰陶教育,絕非一蹴可及,和一朝一夕之功,然而,能一代人接續一代人,這麼朝正確道路走下去,相信在兩三百年之後,我中國社會,已不只是只能步入小康社會境地,還能發展成真正的「男有分,女有歸」、「力出於身,而不盡為了一己﹔貨出於地,而不盡藏於一己」的「各適其所」的「大同理想」社會,而同時,這也是「中國夢」的真正落實啊﹗


■■十九大的启示与猛省﹞ --- 莫让能工巧匠,转职于全弃所学行业!﹞随着新科技的日新月异,机器甚至已完全取代了人工,致使昔日的石匠铁匠木匠茅匠瓦匠窑匠等等百工技艺之人,深陷失去工作的危机!以师徒传授的土盖房师傅﹝泥瓦匠﹞言,如今只能在乡僻地区,捡拾些倾圮房屋重建的秃鹰食残肉机会﹔再以学用刨子钻子凿子,并用卯榫结合木器的昔日木工,如今在全面性预铸木器的威胁下,几已全无英雄用武之地矣!笔者在此次半载的湘鄂行,亲眼目睹一些昔为铁匠木匠茅匠瓦匠窑匠的亲人,如今都失去了工作而闲赋在家矣!其中最让我伤心流泪的,是一位年仅四五十岁的壮年木工亲人,他昔日在湘鄂地区的乡间,为新建农家民居的木质门窗,出过多少心力,流过多少血汗,但是到如今,一个白皙矍铄的精工木匠的能工巧匠,竟然跑到饭店当洗盘子的了!

笔者的意思是说,社会不能太过遗忘这些身怀往昔各行技术的能工巧匠,其一者,至少该创造各种的培训机会,让他们能连接上与其所学相关的新的科技发展﹔其二者,也可把他们的工夫绝活,存留在国家或地方的文史馆或博物馆里,并敦请他们做示范和解说员﹔其三者,也是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们以艺术深造的机会,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木匠,转升为木雕家﹔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铁匠,转升为铁塑家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石匠,转升为石雕家﹔让他们能由一个普通的茅泥匠,转升为能建起更为宏伟和更具气势的建筑家﹔等等等等,虽然这种涉及哲理艺术科技与审美的博雅与通识的熏陶教育,绝非一蹴可及,和一朝一夕之功,然而,能一代人接续一代人,这么朝正确道路走下去,相信在两三百年之后,我中国社会,已不只是只能步入小康社会境地,还能发展成真正的男有分,女有归」、「力出於身,而不盡為了一己﹔貨出於地,而不盡藏於一己」各适其所大同理想社会,而同时,这也是中国梦的真正落实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