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潺潺的溪流野山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5 21: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胶州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用户

x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3-15 21:34 编辑

老家村后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可清晰的看见小溪底部的鸭黄色鹅卵石。
大姐说小溪里有吸血虫,不让我把挽起裤腿的脚放到里面,她们却不畏惧。
亲眼看到大姐下溪流里摸鱼,突然大叫一声蹦上岸,二姐三姐纷纷上前用鞋底猛抽她的小腿,啪啪作响,毫不犹豫。
等三人累倒在野草堆上,凑过去看,小腿一片红肿,二姐说大姐被吸血虫钻腿里了,
虽然我也没看到具体吸血虫长什么样,但看她们的样子,扭曲的脸,已经懂得吸血虫的厉害。
现在回头想,那诱人的小溪,潺潺的流动,一副无辜的表情,根本不像能有吸血虫存在其中似的。
这像不像我们的人生,清澈,诱人,又隐藏着邪恶,与危险。
 楼主| 发表于 2016-3-15 21: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3-15 22:32 编辑

抬头看对面墙上挂着的三只装饰用的小鸟儿,姿态各异
小鸟儿下某公司赠送的竖排日历展现着后面即将到来的三个月的日期,它们刻板的从1-30数字一个不落。
红色的长方形镂空框扣着15,今天15-MARCH
那些黑色的数字在等着我,感觉有做不完的事,而各事项的日期已然排到了下个月。
我长吁一口气,是不是年龄越大,压力也就越大,我晃晃酸痛的颈椎,我又23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5 22: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3-16 15:52 编辑

凌晨5点半,天色依然昏暗,艰难爬起来给要上学的孩子们去做早餐,打开厨房灯,惊现一桌热腾腾的中西合并早餐咦?田螺姑娘!


今天3月16日,冲一杯咖啡,吃一口田螺姑娘煎蛋,满嘴糯软,嗯~~~
好像也不怎么担心打开邮箱去看虐我力度加大的K的新任务了,
与其苦脸对待,不如笑脸相迎。

打开邮箱,K的回复简洁明了又让我柳暗花明,嘿,看,忍一忍,迎刃而解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5 22: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3-16 22:38 编辑

窗外,一只黄色的蝴蝶大约喜欢上了空调机,绕来绕去好一会儿终于落在了上面,又过了好一会儿,却忽的飞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就像我的年龄,一眨眼,也是忽的就那么离开我,一年又一年,无声无息,而痕迹或多或少的留在了我的额头与心头。

活着活着,就那么厌倦了每年递增的年龄数字,厌倦了爹娘与亲戚中的长辈动不动就掰着手指头算我的年龄,
于是,郑重宣布,我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最喜欢的数字---23,
以后,你们都别给我数了,我就23了,再数---翻脸!!

今天,又是23岁最后一天,好像应该说点儿什么感言,或者总结一下过去的这个23岁收获了什么,
静思了5分钟,想了想我的这个23,,,,,,好像依然与其它23一样,忙碌,呵呵,,,,
希望下一个23岁,能再长一些智慧,帮我分辨。

吃了中午老妈包的包子,她说包住23岁的心眼儿,可以更智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7 10: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吸血虫,是“蚂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5: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夸父 发表于 2016-3-17 10:12
不是吸血虫,是“蚂替”

玛替,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也是吸血的吗?
大姐她们说是钻到人身上吸血的,所以一直以为是吸血虫,
长大后看吸血虫进入人体内的紧急处理方法,与三个姐姐当时一样也是要先猛力拍打,
所以一直认定那是吸血虫的。
世界真大,无比奇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5: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3-17 15:44 编辑

今天是17号,一夜的大雨,现在还在下。
真好,就像江南的梅雨季节,干旱了一个冬季的植物在雨水的滋润下看起来那么生机勃勃。
真好,网络给力,竟然没有像上次大雨时罢工休克

现在的通讯工具真好,无论身处何方,家人都可以随时问候交流。
万里外的爹娘只要拿起手机,就可以与我即时通话,感谢科技。
我娘说 夜夜梦到小时候的我,醒来数一数,我都23了,囧了囧,说好的翻脸呢?
算了,老娘已经忘了那年我跺脚发誓要翻脸的话了吧,让她算吧,算算还有欣慰感。
她让我把今天吃的生日餐拍下来给她看,要监督我是否过生日。,告诉她,我们决定周六过,周六我会给她发照片。
一堆嘱咐的话,一堆祝福语,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儿是否已经不惑还是花甲抑或耄耋,
只要有老娘,儿就是儿,永远都是牵挂。
对了,俺娘还给俺发的红包,她说,所有的福气都在红包里了。
今年,智慧与福气会双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22: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终于有些停了,外面马路已经都变成了河流,
瞬间威尼斯了。
上一次这样的场景是10多年前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8 11: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23岁的胶州姑娘生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4: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晶晶亮 发表于 2016-3-18 11:40
23岁的胶州姑娘生日快乐

谢谢   同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4: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03-18/2016  天气。。。。。。看起来阴晴不定

今天竟然没收到K的邮件,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我喜欢K,做事相当认真,有时候,有点执拗。
嗯,我喜欢认真的人,认真做事,认真做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1 14: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进起 发表于 2016-3-19 19:11
“蚂替”是胶州土话,学名水蛭,俗称蚂蝗,死水湾中最多,我小时候下水摸鱼经常被咬,吸在腿上得使劲打 ...


啊!看着它们浑身汗毛都颤抖,你这是想让我弃贴!弃贴!弃贴啊啊啊
虽然明白了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吸血虫。。。。。。(我回头遥望着与三个姐姐去溪边耍的情景,自动补上了蚂替滴身影并打了个哆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1 15: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一周的大雨洗涤,周一一早的天空湛蓝清澈,没有一丝云彩。
这座看起来宁静祥和的城市,照常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只是,今天,阳光看起来更加纯粹干净。
已然带着丝丝凉意的空气仿佛在告诉我们,这是秋季了。

秋季的Classics音乐会20-03-2016晚结束了,这场音乐会看起来就像以R的钢琴音乐老师为主导,
其他小提琴老师为辅的钢琴与小提琴演奏会。
自然就有她的几个学生的现场演奏,
自然也有了我家R的肖邦的华尔兹钢琴独奏,
你看,我对这次Classics音乐会的态度,上面三句话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也被我家公主埋怨了一路,
半场退场?太没礼貌,这是对音乐的亵渎!
小丫头一路絮叨,俺一路驾车飞驰,心中唱起小曲,终于可以回家睡觉啦。。。。。可不用天天在家听什么肖邦的华尔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1 15: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3-21 16:25 编辑

发几张图片养养眼吧
代替一下蚂替,对所有的软体生物充满畏惧。
家中院子内开了很多这种花,是不是叫永不落?学名是不是金盏花?
求赐教。
IMG_4581_副本.jpg
IMG_4579_副本.jpg
IMG_4576_副本.jpg
IMG_4578_副本.jpg
IMG_4575_副本.jpg
IMG_4574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2 15: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家里有条狗,是我爸不知道从哪座山上抱下来的,听说是看山的狗狗的后代。
也许是因为有良好的遗传基因,小虎非常忠诚,并且聪明,勇猛。
小虎刚到家时也就几个月大,我爹将他栓在正屋地上,他看起来很落寞伤心,一声不吭,默默的趴在地上看着门槛。
我远远的观察他,深黄色的长毛带点儿黑,个子还没长起来,但是爪子很大,像小画书上的老虎的爪子,而且看起来挺干净还很可爱,瞬间就喜欢上了小虎。周边邻居的狗都是短毛,脏兮兮的长满虱子,小虎的出现无疑是非常的亮眼。
我娘说,你喂喂他,他跟你熟了就会让你摸了。我拿了一块馒头,慢慢移过去,伸手把馒头凑到他鼻子底下,讨好的说给你吃。他一定不知道,那时候馒头可是除了钙奶饼干外最好的食物了。结果小虎不领情,张开镶着黑边的嘴对着我的手就是一口,多亏躲的快,抽回手时手一松馒头掉地上正好滚到他的嘴边,他不屑的连闻都不闻继续趴下伤心落寞。哪像那些土狗看着吃的贞操掉一地。这狗狗有个性,我喜欢。
我娘说,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块馒头还是我突然转性,狗狗开始跟着我,我也少见的对他会有耐心并且还会给他从家里偷好吃的。
小虎很快成了我跟我哥最好的朋友。
小虎后来长很大变的调皮,最喜欢站立起来两只前爪搭别人肩膀上伸着舌头捉弄人。
会在晚上陪着我去给姥姥送面条,打遍那一条路上的狗无敌手,
我哥与小舅开玩笑动手,小虎以为他们在打架,一声不吭张口就在我小舅的屁股上来了一下子,小舅大叫一声,回头看小虎,又吃惊又妒忌又失望,,拿起墙角的铁锨边作势要拍他,说你个破狗连我都咬?白费了我喂你那么多食儿。他听懂了,低头趴地上默默的准备等着挨这一下,小舅看我拼命伸手挡在小虎前面才不甘心的作罢,最后只是威胁了他两句,小虎竟然也会有逃过一劫的窃喜的眼神。。。
他在我心里从来不是狗,从来不是狗,从来不是狗。。。。
每次想起小虎,只敢想前半段,后面的不敢回忆,他对我的影响很大,以至于后来不敢对任何狗狗产生感情。
今天早上,Y说,我家的一条黑背昨晚竟然生了一条白色的狗。一直想养一条白色的狗,,,,,很犹豫。
22-03-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4 15: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晚上,一年一度的Good Friday如期举行,纪念并感恩耶稣为众人献出宝血,用生命来为我们赎罪,也为我们与上帝之间搭建桥梁。
M的短信在下午5点准时发来,提醒晚上聚会地点及时间,这些“他的孩子们”多亏提醒,才不会错过这重要的向耶和华与耶稣感恩的日子。
认识M前先认识的他的妻娜,她不光引领我们认识上帝,她也用自身高贵的品格时刻向我们展示着做人的方式。很想念远在意大利治疗的她,祈祷上帝帮助她战胜抑郁,能再次加入我们,可以让我们再次听到她幽默的话语,开心的笑声,睿智坚定的解答。
24-03-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5 09: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进起 于 2016-3-25 09:23 编辑
一把茉莉香 发表于 2016-3-22 15:18
小时候家里有条狗,是我爸不知道从哪座山上抱下来的,听说是看山的狗狗的后代。
也许是因为有良好的遗传基 ...

我以前养了一条白色的京巴也叫小虎,忠心陪伴了我15年,小虎去世后我病了半月。我给它写了墓志铭:
亲密伴我十五年,今朝归去上九天,但愿冥冥有来世,我俩相约再作伴。


IMG_20130224_154756-1_看图王.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8 22: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进起 发表于 2016-3-25 09:21
我以前养了一条白色的京巴也叫小虎,忠心陪伴了我15年,小虎去世后我病了半月。我给它写了墓志铭:
亲密伴 ...

呵呵,王老。。。诚知此恨人人有,当初不合捡因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9 15: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进起 发表于 2016-3-25 09:21
我以前养了一条白色的京巴也叫小虎,忠心陪伴了我15年,小虎去世后我病了半月。我给它写了墓志铭:
亲密伴 ...

早晨去看了看那条小白狗,超级可爱,本想就此定心养下,
你到好,这么一说,我又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9 15: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假期四天一晃而过,没吃够没懒够就又上班了。。。。。。(难过脸)
摸着身上这几天堆起的肉,不免抱怨几句:“怎么吃点儿全跑肚子上啦”
我家工科男斜躺在沙发上白眼一翻“让你健身死活不去,那就别抱怨了,我不要听”
我识趣闭嘴,默默诅咒这该死的脂肪,转身听到他幽幽地说“我天天去健身房啊,体重也没见到跌啊啊啊啊”
哇哈哈哈,回头给他一个嘲弄的狂笑。
还别说,天天被他念叨不健身,好像也有那么点儿心虚,心虚归心虚,却时刻提防他拖我去健身这个茬。于是尽量不提身体状况。昨晚胳膊上的两根莫名的像虫子爬过后的印痕自然也不敢说,那印痕上午好像也在,怎么晚上也不消啊?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躲到儿子房间上网搜,希望自己能找到原因先。
网上说有可能是肌肉萎缩,我立刻脑补了一下霍金,突然开始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眼睛也发花起来,是不是我肾功能不行了啊?我是不是吃生鱼片太多了肝上有寄生虫了啊?排毒能力不行了是不是?我抬起胳膊仔细看看,怎么抚也抚不平啊?
抬头哀伤的看着可爱的儿子拿着画笔在桌上仔细的涂鸦。他对我的悲伤一无所知。
想起闺女傍晚还跟我说很快我就可以退休她来养我,虽然她怕养不起我,我也跟她保证了少吃点儿。
想起我说我吃点就变胖工科男嘴上抱怨眼中却流露出关怀,我要是生病了,那不得花钱吗?那不得花很多钱吗?还受罪呀,哎呀,我不能为了治病把钱都花了呀,我不如自杀吧,把钱给他们仨留下,该上学上学,该干嘛干嘛,对啊,工科男可以再娶个温柔的老婆,我怎样告诉他让她对我孩儿好点儿?千万不能虐待我孩子,要不,我会变成厉鬼的!!!怎样才能让他不再生了?他不能生了就不会对我孩儿不好!我是不是要先不告诉他我生病了先给他弄瞎再说?
正不知所措,工科男推门进来“躲这儿干吗?“拿起我手机,”看什么呢?”
他这么一问刚才的思想斗争全忘了,伸出胳膊给他看“我胳膊上莫名其妙出现印痕,我不是要得什么不治之症了吧?”他拿起我两只胳膊仔细看看,用手摸了摸,又放下,思考一下又看看,抬头问我“长病不会在两只胳膊的同一个位置,你这是拿什么勒的吧?”“没有啊,短袖衣服怎么勒?。。。。。等等,不会是我遮阳手套吧?” 嗯,他点点头,看样子像,放下我的胳膊,拍拍我,无奈的摇摇头,走出房间。
哎呦,得亏他不知道我的心路历程啊,,,,,,,,

29-03-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