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城烊子饼 发表于 2019-1-19 21:46:19

胶州内城东门的城垛和外城东北角围墙

本帖最后由 胶城烊子饼 于 2019-1-19 21:54 编辑

卫礼贤当年去胶州城是骑马去的,在平原上,远远地就能看到“胶州内城东门的城垛和外城东北角围墙”,他写道: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个城市经历了命运的起伏盛衰。……那时,胶州城正好位于海湾边上是一个繁荣的港口城市。平底船进进出出,来往如梭,城里货物堆积如山。城边儿建起了天后庙。这庙依然伫立在城南的围墙之外,但大海已经远远地退开了。胶州城成为一个内陆城镇,要在平坦的沙地上走好几个小时,才能到达海湾。北边的运河(胶莱运河,元代修建)也成了一段一段的。大一些的平底船只能开到海湾中间,不得不在那里抛锚泊船,用扁平的舢板把货物运送上岸。沿着荒凉的海岸,挨着一座小上上孤零零的宝塔,坐落着胶州现在的一个小港口,它经营着仍由胶州湾的少得可怜的贸易。自从在海湾入口处附近修建了青岛港,大部分贸易就转到了那里。

卫礼贤文章中提到的胶州内外城墙、天后庙、宝塔等胶州古城的标志性建筑,都能在任其裴拍摄的老照片中找到,图文互相印证,可以提供出多的信息。任其裴拍摄的胶州城墙看上去巍峨,但卫礼贤却告诉我们,这不是完整的面貌:“如今的胶州是一个安静的城市。外城的城墙在坍塌,城门在朽坏,城墙围绕之下,过去是房屋和街道,现在大部分却是荒原了,对往昔的回忆就笼罩在荒原之上。”
我们不妨通过卫礼贤的眼睛去看胶州城里的的集市。可以想见,他看东方古老帝国的眼光是新奇的,充满了探究的意味。
胶州城仍像大多数城市一样,进行着定期的集市贸易,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聚集到这里。天亮之前很久,人们就从家里出发了,带着要在市场上出卖、以换取必需品的货物和水果。这种集市一般每隔五天举行一次。在农村,除了小贩到各地行走兜售自己的货物之外,这几乎是货物贸易的唯一方式。另外,即使还是交流消息的最好场所。那些轰动一时的传闻被当作真实的事情来议论。如果你听到符合事实、通常是议论时局的谣言四处风行,像长了翅膀一样到处传播,几乎可以肯定它们起源于这样的集市。只是到了本世纪,西方式的报纸才普遍起来。在集市这种场合,有时还能解决纠纷。有错的一方被责成提供一顿酒食,所有有关人员都尽情吃喝,一个个兴高采烈、充满友情。
卫礼贤看到的这样的景象,是千百年来形成的民间节日和风俗,正是一个帝国的夕阳残照,巨大的变革正在发生,清帝国正在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小小的胶州城也在沧海剧变。一群来自遥远的欧洲的日耳曼人,以船坚炮利,闯进了这片土地,打破了大清帝国的宁静。
现在港口的塔楼都向内陆退去,一无所有的地方立起了新建筑。比如青岛的德国港口,在铁路修通、庞大的汽船来到、公路和工厂建成之前,还只是一个可怜的小渔村,胶州城在遗忘中隐没,成了事过境迁的一个小镇。有一段时间,德国士兵曾驻扎在胶州外城外,城外的小山上建起了堂皇的营房。现在它们也破坏了,树林围绕营房生长起来,窗户和屋顶慢慢地掉下来,门板和栓销也都掉下来,被人拿走了。这里只剩下灌木丛和一片废墟。

jxry 发表于 2019-1-20 14:51:40

:):):):):):):):):)

jxry 发表于 2019-1-25 15:12:09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胶州内城东门的城垛和外城东北角围墙